悲傷的音樂只因為旋律本身悲傷甚至不需要歌詞)就能引人落淚。這是我始終把音樂藝術視為藝術中最強大者的原因...
Glastonbury這個搖滾耶路撒冷究竟是誰的聖地?搖滾樂迷?無政府主義者?酒鬼和毒蟲?浪人?藝術家?坐在放映室裡看這部紀錄片可說是用冷靜體會熱情,有意思的是在這個黑暗、安靜的放映室裡,亢奮的熱情仍然是第一個感受。這要拜音樂所賜。音樂引發的反應是直接的,悲傷的音樂讓人悲傷,並不是因為悲傷的音樂喚起人悲傷的記憶,建立連結而引發悲傷的感覺,悲傷的音樂只因為旋律本身悲傷(甚至不需要歌詞)就能引人落淚。這是我始終把音樂藝術視為藝術中最強大者的原因。


不過由Julien Temple導演的【搖滾世代】(Glastonbury)這部紀錄片的主題並不是音樂。三十七年來,在這塊乳牛農場的草地上每年聚集了成千上萬來自世界各地的人們搭著帳棚度過三天三夜瘋狂喧囂的日子。大麻煙味從四面八方飄來,到處是全裸的人神態自若地走來走去,沒裸體卻穿著塗上乳頭和陰毛圖案的肉色緊身衣的姑媽牽著小孩兩家子人熱情寒喧。穿著整齊發亮的黑西裝從領子伸出的頭卻是一隻馬標本的二人組姿態高貴優雅地走過。塗著黑眼圈的巫女身著大禮服,全套警察制服裝扮的男女演出諷刺劇。人們在擴音器傳來三十萬人同時小便會汙染河水的警告下集體隨處小便。晚上有人全身裝上霓虹燈管到處穿梭,漂浮空中的汽球懸掛著芭蕾伶娜表演馬戲團的悲傷舞姿。有人丟擲汽油彈,有人被逮捕。清晨爬出帳篷眼前像是經過一夜轟炸與砲戰的戰場單調的霧中風景,目無焦點的孤魂野鬼一臉茫然地晃來晃去。滂沱大雨人們在泥巴裡嬉戲,小女孩則在濁黃的積水中划著獨木舟。



這是一個酪農老闆靈機一動的主意,何不用這塊草地來辦個音樂會?這個idea不壞,可是從1970年辦到現在?Michael Eavis只是個農夫,一個生意頭腦不錯的男人?我實在很難相信(暗自懷疑有沒揭露的秘辛似的),Glastonbury Festival能舉辦不輟至今(除了2001年因安全問題中斷)發展到如此驚人的規模,除了商業企圖心,也需要毅力,聰明,手腕,思考能力,了解這個世界的需要。
朋友Y剛去看威尼斯雙年展回來,提到威尼斯雙年展總不忘強調那是擁有一百多年歷史,世界上規模最大的藝術展,與其他藝術展相較其展現的前衛與野心等等。此刻我在看這部Glastonbury的紀錄片時卻很懷疑,Glastonbury難道不能算是世界最大規模的藝術展嗎?Glastonbury並不只是一場馬拉松音樂會而已,它也是一場嘉年華會,馬戲團園遊會,眾多各色主題不同類型的音樂舞台,江湖藝人表演,奇哉怪也的秀與娛樂,而所有的觀眾也都是參與表演的一份子,秘密的暗盤買賣,發表政治高見,傳教,爭奇鬥艷,巨石車隊把車子架到巨石頂上變成雄偉的拱門,他們是認真在做裝置藝術,他們也真的把汽車改造成裝置藝術。結合裝置藝術、造形藝術、表演藝術、行動藝術…活力充沛甚至有時是血腥暴力地表達當時最激進的意識形態,Glastonbury Festival的前衛和野心不如威尼斯雙年展嗎?恐怕早就超越那些學院派藝術家搞的玩意兒吧!


儘管紀錄片的主題不是音樂(雲集了Coldplay、Bjork、Radiohead、Oasis、David Bowie、prodigy、Nick Cave…這些神明級的偶像大牌,拿他們當重點似乎太理所當然),但是Julien Temple巧妙地利用他們演唱的歌曲來串聯主題,他們的歌詞反映了三十多年來整個世界所關注的重心的演變。搖滾樂是十分奇妙的,它是極端的正面能量和負面能量的釋放,它既控訴這個世界的不義,但是它也宣揚靈魂的黑暗,它挑釁凡權威者,但它也頌揚力量,它呼籲至高的愛與神聖,但它也歌頌邪惡、罪惡,它炫耀孤獨,但同時又渴望擁抱和熱情。每一個年代歌手用音樂提出他們的控訴、批判,他們用音樂宣示他們的毀壞、顛覆能量,他們提出吶喊和懷疑,這些是文明社會歷史進程的鏡子。

但是從這部紀錄片你可以看到反叛力量的逐漸減弱,七○年代有如流浪漢般又髒又臭的嬉皮變乾淨了,浪人們不再流浪,曾經用最激烈的手段搞抗爭的巨石車隊成家有了小孩變成生意人了。其中一個傢伙在音樂祭活動裡搞了一個「低級教堂」,裡頭兼辦拳擊賽和婚禮,台上站著牧師和一對新人,台詞正在進行到牧師詢問現場是否有人異議(此時不提出便永遠閉嘴),一名男子衝上前來大喊「我上過她!臭爛貨!」我想這個點子來自於總有人在拉斯維加斯頭腦不清的狀態下跑去結婚。而這裡有上萬個嗑藥嗑得頭昏不然就是酒醉、睡眠不足、三天沒洗澡、找不到地方大小便的傢伙,他們很可能會發高燒而想結婚,或者以破壞別人的婚禮為樂;這個瘋子被拖出教堂,而這個插曲似乎並不影響新人的興致。從沒有圍牆到建立圍牆,到圍牆被推倒於是蓋了更堅固的圍牆,到現在人們說這樣較好這樣比較安全。這部影片仍充滿引人反思的激情,但如果實際去今天的Glastonbury Festival朝聖,也或可能感覺它甚至呈現一種資本主義的中產階級味道吧(何嘗不是這個世界必然的演變)!高度娛樂性、濃厚的商業氣息、符合潮流的主題(人道關懷),這裏不可能再是無政府主義者的避難所,真正的瘋子、激進派在此不受歡迎。


但是Glastonbury Festival還是迷人的,在這個基督聖杯最後可能的埋藏所在,整整三天三夜你和三十萬人又髒又臭地度過,飽飽地浸潤在音樂的狂喜,你會覺得你和這群人、這塊聖地有了革命情感,你會覺得經過這番洗禮你總是變得不太一樣了。這短暫的三天之內你籠罩在一種魔法裡,好像你真的有點叛逆、大膽、反動,同時你的靈魂好像張開了毛孔,那麼敏感,被無處不在的美麗所感動。突然你就深切地明白Coldplay在〈Politik〉裡唱的每一個字…
 
Look at earth from outer space
Everyone must find the place
Give me time and give me space
Give me real, don't give me fake
 
Give me strength, reserve control
Give me heart and give me soul
Give me time give us a kiss
And tell me your own Politic
 
Open up your eyes
Open up your eyes
Open up your eyes
Just open up your eyes
 
Give me one, 'cos one is best
And in confusion, confidence
Give me piece of mind and trust
And don't forget the rest of us
Give me strength, reserve control
Give me time and give me soul
Wounds that heal and cracks that fix
Oh Love, tell me your own politic
 
Open up your eyes
Open up your eyes
Open up your eyes
Just open up your eyes
 
And give me love over, love over, love over this
And give me love over, love over, love over this

(引用自成英姝中時部落格http://blog.chinatimes.com/indiacheng/archive/2007/09/10/196338.html )
創作者介紹

倍司特數位科技官方部落格

倍司特數位科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